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cxsw.org

第1926章 终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北域入侵,恶战开启,东域北境一片大乱,血映苍穹。

夏倾月来到了月狱之中,这是她与水媚音最后一次的相见。

“倾月姐姐。”水媚音走向她,眸光颤荡,她已预感到了什么。

乾坤刺和那块刻印着逆世天书的石板在夏倾月手中现出,然后被她轻轻推向了水媚音。

“从今日开始,你便是乾坤刺的新主,也是唯一的主人。还有这份残缺的逆世天书,也劳烦你交给他。”

水媚音轻轻的接过:“云澈哥哥要来了吗?”

夏倾月道:“北境之乱看似声势浩大,却持续了过久的时间。显然是在吸引注意力,而核心力量,很可能已悄然渗透入了南境之中。”

“北域玄者在他的手下,已完成了蜕变。东域玄者还完全不知,北域玄者的黑暗玄气已并非认知中的那般可随时外溢。固有认知的巨大偏差,足以让北域力量奇袭之时,给予措手不及的东神域重创。”

“这一刻,应该很近了。也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明白了。”将乾坤刺持于手中,但她没有马上移走,而是看着夏倾月,唇瓣轻微开合,一次次欲言又止。

夏倾月却是微笑摇头:“不用再劝我,你应该为我而高兴……为我终得解脱而高兴。”

“可……是……”水媚音拿着乾坤刺的手儿在不住的发抖着。

“将那四枚幻心琉影玉,在适合的时机交给他。若能拿下宙天界,以其独有的宙天投影来公之天下则再好不过。其中所刻印的真相,足以崩溃东域反抗玄者的信念,战意亦一溃千里。西域、南域也会受到深远的影响。”

“你离开后,我会全力散开你已逃走的消息,一切便可无暇连接,天衣无缝。”

泪痕沿着脸儿缓缓滑落,水媚音唯有轻缓而坚定的点头:“我会……做到。”

“月神界的他们……也拜托你了。”夏倾月微笑着:“我会将月神界的核心力量全部遣散至月神界外,再由月无极,悄然将他们带到那个不会被发现的空间。”

“月神界便完整的交给他,不会有任何人反抗,也自然不会有杀戮和毁灭。再加上我的死亡,月神界的一切,至少能得以保全。”

“待十年……百年后,他立于至巅,心已无恨,你再让他,将月神界归还月无极他们。是你拯救了蓝极星,是你为他保全的一切,他不会拒绝。我更相信,聪明如你,一定会有更好的说辞,更好的方法,更好的结果。”

水媚音看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字的道:“倾月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会做到。”

然而,她却未能做到。

因为云澈,根本没有给她,没有给月神界哪怕一丁点的机会。

水媚音离开……随后,她“逃离”的事被发现,夏倾月盛怒之下,以“故意放走水媚音”为由,赶走了瑾月,随之遣怜月搜索周边星域,遣瑶月前往琉光界……

一众月神、月神使被她相继遣出,近乎怒极失心。

而她自己,却是默默回到了寝殿之中。

很快,她的话便已应验,东域南境之中,悄然潜入与蛰伏的黑暗玄者猛的张开了漆黑的獠牙,狠狠刺入了一个又一个措手不及的东域星界。

宙天神界那边,宙虚子刚刚带着毫不容易聚起的力量传送至北境,次元大阵便已被摧毁……最恐怖的黑暗之影,降临于一片空虚的宙天土地上。

浩世魔劫,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东神域瞬间陷入巨大的混乱之中。

月神寝宫,月无极匆匆而至。

外面天翻地覆,月神帝却是久久静默。

冲进来的月无极已是来不及见礼,急声道:“神帝,现在东域无数星界遭劫,宙天神界更是在被血洗……必须马上召回所有月神和月神使去救援宙天!”

“就算不为宙天,也要立刻召回所有力量守界!魔人明显早有预谋,且远比想象的可怕太多。说不定……随时会吞噬到我月神界!”

他对先前夏倾月因为一个水媚音的出逃就大动干戈颇觉不妥。此刻大祸忽降,她却一直无动于衷,更是让他不满不解,心急如焚。

“无极,”相比黄金月神的仓惶,她的声音却如冷月一般的幽寂:“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你。”

“……?”月无极刚要询问……但一抹无尽纯粹的月芒映入眼眸,让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夏倾月的手中,是月神界的传承之器,亦是月神一脉的核心——月皇琉璃。

“月无极,”夏倾月缓缓道:“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月神界的继位神帝。”

“……”月无极的膝盖明显颤了一下,险些惊得跪到地上去。

“神帝,你……你在说什么?”他后退了一步,惊声道。

“我不是在开玩笑。”夏倾月手掌推出,让月皇琉璃浮于月无极身前,同时一缕微光在她的指尖凝起一抹魂印,飞射向月无极的眉心。

魂印之中,记载着一个遥远的下界空间。

“接过月皇琉璃后,你立刻以其传音各大月神、神使,然后引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最隐秘的方式前往这个空间。此后,不得踏出其中半步,直到有人主动去接应你们。”

很显然,夏倾月之言,月无极无从明了,更无从接受,他摇了摇头:“神帝,此举,岂不是等同于弃界而逃?”

“对,的确是弃界而逃。”

月无极得到的不是解释,而是夏倾月的承认。

“北域此番入侵,奇袭之势已成,无可阻挡。正面为战,必败无疑,月神界亦将遭到践踏。唯有此法,方可保得月神界安生。”

“神帝此言大错!”月无极重声道:“我月神界雄踞东神域数十万载,何惧区区魔人。退万步讲,纵魔人之势真的不可抵挡,我们也必须当先为战,方不负王界之名和月神一脉的尊严!”

“未战便弃界而逃,待将来肃清魔人,我月神一脉,岂不是成了全天下的笑柄!!”

月无极之言,夏倾月毫无意外。她轻叹一声,道:“你所言皆无错,但……我无法解释太多,你只需记住一件事。”

她眸中的紫芒映入月无极的瞳孔,直入他的心魂:“我受先帝重恩,万死难报。守护月神界,更是我在先帝墓前发下的毒誓。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负月神界……这番看似丧尊自辱的遁离,却是对月神界而言,最好的安排。”

“……”月无极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夏倾月的眼睛,他无法质疑其任何一句话,更一时难以言语。

他相信,她绝不会辜负月神界。

“这场黑暗浩劫,将远比你想的残酷。东域众王界的命运皆已难测,相信用不了太久,你就会明白我此刻说的话。而现在……”

她的目光带着五分神帝的威严,以及五分深切的恳求:“你未接过月皇琉璃,我依旧为月神帝,此为帝命,不可违背……接过月皇琉璃,你便同时承接过月神一脉的未来。月神一脉的安危,便要胜过所有的一切。”

长久的沉默,月无极终于缓缓屈膝拜下:

“无极……谨遵神帝之命!”

颤声落下,他伸手,无比之缓慢的,将月皇琉璃托于手中。

夏倾月转过身去,发出极轻的低语:“一切就拜托你了……叔父

。”

“……!?”月无极猛的抬头,放大的瞳孔定定的注视着她的背影。

方才溢入耳中的声音太过轻渺,让他一时之间,竟分不清是来自真实,还是虚幻。

“去吧,现在不是犹豫和耽搁的时刻。”

月无极离开。

此刻的夏倾月,也已不再是月神帝,而只是夏倾月。

她离开寝宫,立身于神月城的上空,默然看着来自宙天界的投影,看着它血染苍穹,看着它尸横遍野,看着被逼现身的宙天太祖,看着宙天太祖亦惨遭辱灭……见证着这个东域王界的命运终局。

今日的神月城格外的安静,临空的残月亦格外皎洁,为神月城披下一层绮丽的银霜。

直到某一刻,她的眸光陡然变得阴寒。

因为,千叶影儿的气息,从附近的星域直直辐射而至。

这么快,便来了吗……

他对我的恨意,已是强烈到如此亟不可待。

月芒如霜,她的身上,象征月神帝身份的紫裳滑落,映出刹那的仙玉白雪,随之便已被一抹大红所掩。

红裳翩翩,长发飘舞,惊艳着明月,黯淡着月华。

“我无法决定起始,但我至少可以……决定自己的终结!”

一声轻念,玉指张开,紫阙神剑绽放着深邃紫芒。

她玉臂抬起,目光却不是落于剑身,而是手臂之上。

红袖映着紫瞳。当梦境离散,这竟是她生命中最初的色彩。

袖中一物缓缓而落,但马上,已被一缕气息托起,飘入了她的手中。

那是一纸婚书……那张当年夏倾月当着他的面决绝“毁去”的婚书。

落于掌间,婚书随风而开。

她怔然看着……上面书写着苍风流云,书写着萧澈倾月……

依旧是曾经的字迹,曾经的名字。

“为什么……你却……不是假的……”

她轻轻的念着,手指缓缓的收紧……但又在某一个时刻猛的松开。

婚书折起,置入勾勒着纤腰的束带之中。

紫眸变得幽寒,大红的身影掠起威凌的紫芒,孤身冲向了遥远的星域,直至彻底消失在了月芒之下。

她见到了云澈,见到了准备焚尽生命,也势要灭杀的千叶影儿。

但……

轰隆——

这一刹那,云澈痛苦的封死了所有感知……

曾经,月神界化为灰烬的画面,是多么的让他快意,让他狂笑到几近癫狂。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如今,他已不敢用视觉……用听觉去碰触……

“命运,竟是如此的不可抗拒吗?”

魂海之中,是她那时失魂的低念和失色的眼瞳……

一幕幕览过来自她的虚无追忆,云澈已是不堪想象那时的她面对化为灰烬的月神界,是多么彻底的心断魂碎……

虚无追忆的画面在这一刻停止。

因为后面的每一个画面,都是两人共同经历。而如今再重观这些画面,每一个瞬间,对云澈而言都是近乎酷刑的折磨。

倚靠着石壁,云澈全身瑟缩,口中齿声颤颤,脸上泪痕交错……一道又一道,纵几乎咬断了牙齿,也无法停止。

“后悔知道这一切吗?”

这里,已不再是魂海空间,而是现实世界。他的心间,却依旧响起那个轻渺如梦的女子之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重生之最强剑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百炼飞升录魔临吞噬星空天涯客我的1978小农庄牧龙师踏星我真不是仙二代
相邻小说
极品抽奖我叫术士大明神相永恒之罪打爆星球绝世邪神无限英灵神座韩娱之勋重生之神级大玩家无垠大道
同作者其他书
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 天辰 网游之天谴修罗 网游之邪龙逆天 网游之修罗传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