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cxsw.org

第一百二十八章 昏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深夜,“摩尼亚赫”号的船长室中空无一人,月光过窗散在了按钮仪表上反射出澹光,遥远的江面上遍处都是白色的鳞光。

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按理来说这样一艘大船无论何时都会有船员值守,可现在整艘船上只剩下沉静的安眠声。

陈莫仰靠在归属于船长的座椅上,面前漆黑的屏幕良久之后亮出些微光,铁灰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了屏幕的另一端。

那边的环境同样昏暗,处理器的噪音跨过万里在陈莫的耳边在线,指示器的灯光下,男人脸上的笑容明暗交错。

“好久不见,现在混到几年级了?”陈莫脸上浮现一抹真心的微笑。

“好久不见,再过几个月,我就要成为学院史无前例的八年级了,”芬格尔幽幽叹了口气:“待遇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我的评级已经掉到‘E’,食堂连每个月的免费猪肘子都不想给我发下去了。”

“要我说,古德里安教授没把你解剖都算是仁至义尽了。”陈莫笑着怼了师弟一句,问道:

“EVA已经屏蔽了校董们的访问?”

芬格尔点了点头:“校长特意找到了我,看起来夔门计划里,在杨子江寻找诺顿的企划居然不是噱头,连你都在这艘船上。”

“这里没有诺顿,只有卵,龙王康斯坦丁的卵,诺顿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复苏了。”

“看来昂热已经找到他了。”芬格尔沉下眼睛,声音中的笑意消失无踪。

“昂热在寻找时机,只有华夏的混血种被另一件事全部吸引,他才有把卵带走的可能。”

“另一件事?”芬格尔声音愈加沉重:“太子?”

“还不能确定。”陈莫双手在空中压了一压,他知道某些事情上,芬格尔不会有冷静可言,但现在还没到丢掉脑子的时候。

“正统内部的问题很大,华夏底下有座可能覆盖了整个国境的矩阵,有人对它动手了。”

“覆盖整个国境?”芬格尔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又摇了摇头:

“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就是真的有这种突破常理的东西了,什么力量能对这种庞然大物动手?”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能够在秘党、正统这些明面混血种势力的眼皮子底下,拥有超越规格的力量。”

“龙王。”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芬格尔没好气地盯着陈莫:“早点告诉我,哥们还能提着刀来那边助阵,现在告诉我只能说明你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

“西安始皇陵。”陈莫点出了事情真正的关键节点:“那里是一切的中心,帮EVA封锁掉所有从那里传出来的消息,哪怕是‘桃源’,我也不希望他能得到任何关于始皇陵的消息。”

“洗煤球,你是专业的。”

“这叫黑客!”芬格尔叫了一声:“洗煤球是什么比喻?”他的声音心虚地逐渐变小,新闻部在的业绩在他眼前一一浮现,但毕业起再没有回过卡塞尔的陈莫应该.....不会知道他的业绩吧?

“总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陈莫摆了摆手。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陈莫在座位前的键盘上敲了敲,输入的经纬被传回了地球另一边,冰窖底端的刀锋处理器中。

“让诺玛把这个坐标导入地图,伪造成昂热的账号发给曼斯教授。”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诺顿寝宫的位置了?”芬格尔带着些讶异。

“现世中的尼伯龙根,就和黑夜里的灯光一样耀眼,昂热多半也知道那个位置,他会在合适的时机把它发给‘摩尼赫亚’的,但我们要提前这个过程。”

“冰海古卷中的青铜城啊,”芬格尔轻轻感叹:“传说诺顿阁下用山体为模具,用熔炼的青铜浇筑的城市,伟大的奇迹,校长不会因为时间生疑吗?”

“人对时间的记忆是很容易改动的,”陈莫回应道:“根据西安的情况,明天晚上他们就该得到昂热的消息了,一天的时间差我可以轻易修正。”

“你现在就像心理部那些医生一样让人毛骨悚然。”芬格尔打了个寒战。

“大概十个心理部加起来也比不上我的工作效率和质量。”陈莫神态谦逊,表示芬格尔太过谬赞。

无论是四年前暴雨倾盆中,巨龙与神明相互厮杀的记忆,还是眼下陈莫的话,都一次又一次证实了----

自己的师兄已经成为龙王的事实。

“EVA,”他艰难地突出女孩的‘名字’,“她还能.......”

“不能。”

芬格尔的眼神暗澹下去。

“暂时不能。”陈莫轻声补充。

男人勐地抬起了头,眼中散发着夹杂希望与绝望的光彩。

“他们的灵魂都被人留下了,EVA只是她的一部分,甚至你也是你的一部分。”

“但是还有希望是不是?”男人像一头狗熊,狼狈不堪又凶狠逼人。

“如果能找回被撕开的灵,”陈莫点了点头:“我能救回EVA。”

“但其他人和我无关。”

芬格尔能看见另一头的人,能听见他的声音,陈莫表情依旧平和,带着和师弟再见的笑意,但他知道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是一位龙王。

“汉高和我见过了。”芬格尔突然低声说道。

陈莫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的师弟是个通透的人,所以他是在尝试和一位“龙王”沟通,权力和利益,这应该是龙类的沟通方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不行,”然而他拒绝了:“那些人的命不该由你来背。”

“可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

“不,”陈莫嗤笑道:“太子、利维坦甚至参与其中的校董,这些人才应该背他们的命......”

芬格尔像木头一样呆着,脑子里回荡着他的话。

“最后,”陈莫叮嘱道:

“记得把煤球洗好。”

随着陈莫的话音落下,屏幕骤然熄灭,黑暗中,铁灰色男人睁大着眼睛,似乎想从漆黑色的周围看出什么。

.........

路明非从昏迷中缓缓睁开了眼睛,是从未见过的天花板。

他脑海下意识地回忆着昏迷前的场景。

正统进入始皇陵的勘探,一开始进行得非常顺利。

毕竟千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这座陵墓的探求,最外层每一项防御和陷阱都记录在正统厚厚的《龙穴纪要》中。

对熟读典籍的方术师来说,外层的安全程度可以和庭院的后花园相比,他们甚至连甬道都不需挖掘,只需借助前人的“遗产”。

直到进入内层,人员才开始出现了伤亡,但还没有波及到路明非这几个的“方术师”身上。

无处不在的龙威压迫着除了路明非外的所有人,穿着黑衣的龙种一看就都是血统优良,心狠手辣的杀胚,在血统的压迫面前倒还扛得住而在路明非一旁,额头上流着虚汗,腰间护身符明暗交错的,就属于血统不够优异的方术师了。

但路明非没什么感觉,在没有看见源头之前,龙威还对他起不了作用,死侍狰狞的外形对他会更有威慑力。

但精挑细选后,这些人至少不会被龙威压得当场晕厥。

衣物上纹着阴阳鱼和卦象的方术师每走一段距离,都会将那一沓厚厚的手札拿出来,并摆满各式各样的古朴仪器进行推演卜算。

从让路明非脸皮抽搐的金钱取卦,到相对正经的罗盘堪舆,再到他完全不明白的奇门术数,无一不对他的世界观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他猜测那些都是珍贵的炼金器具,结合龙血的特殊能力,来起到推演的效果.......算了,编不下去了,路明非觉得和炼金化学课本里条理清晰的方程式相比,这些人浑身上下都透着玄学的气息。

他看不懂的气息。

虽然正统的方士看起来和路边的“半仙”类似,但他们确实在一步步,根据实地的推演印证陈莫重现的皇陵矩阵。

满是土石山体中当然不会刻画矩阵的纹路,他们接触了“领域”,但是驱动领域的实体必然在更深的地方。

比如嬴政沉睡的水银山河。

每次印证结束,在手札上写写画画之后,同行全副武装的正统龙种就会去担当“投石问路”的“石头”。

大约有五成的可能,领域与陈莫给出的矩阵重合,剩下大多属于细节上的异样,这些细节已经重伤了三位血统评级在A级的龙种。

陈莫不是始皇修陵的工匠,他只是通过不算完善的资料,以一位“混血君主”的角度,借助正统记录的知识,构筑了“最好”的防御矩阵。

显然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的皇帝在“炼金术”上拥有不低的水平。

他们不断地挖掘新的甬道,通过经验避开矩阵的应急防御,用龟甲、青铜和带血的帛书刻画符号,迷惑矩阵的搜索,逐步蚕食。

正统的龙种才是华夏盗墓的鼻祖。

但眼前既为龙穴,也是帝王墓葬的始皇陵无疑叠满了十死无生的buff。

漫长的探索后,他们终于触到了陵墓的核心。

路明非跟着方术师们,好奇地检查甬道尽头拦住这些人形挖掘机的墙,手背在青灰色的墙面上敲了敲,声音沉闷。

“这是金精。”一旁的杨怀舟下了判断。

“金精?”路明非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

“再生金属的一种。”杨怀舟以炼金术的术语解释:“最顶级的炼金术,能按照术者的意志制造新的金属,需要将原本的金属杀死,再给予重生,得到崭新的材料。”

路明非点了点头,这种基础的常识他已经有过了解。

“传言中青铜与火之王拥有精炼的权能,因此他被称为‘炼金的王座’,而人类只能不断实验配比与原料,掌控火焰的温度,甚至将自己投入炉中血祭,才能得到珍惜的材料。”杨怀舟轻声补充。

“投入炉中血祭?”路明非被这种听起来很有迷信色彩的话狠狠震惊了一下:“仙剑奇侠传看多了吧!”

“龙种中只有极少数有天赋的人才能引导混血种和龙类的活灵,”杨怀舟平静地说:

“如果没有天赋,以身祭剑是最好的办法,自己的活灵能让金属以最符合想法的方向再生,得到的自然是好剑。”

路明非一时说不出话来。

“始皇曾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他抓着路明非的后领,带着他向身后退去,一旁的术士都和墙壁拉开了一段距离,其中一人拿出一件白色的细口瓶,质地类似于陶瓷,看起来像是《西游记》里面观音手上的琉璃净瓶。

“结合我们先祖的记录,始皇或者他的下属必然拥有等级极高的炼金术。”

“这里不是正门,他也不会在墓穴里留下给我们这些‘盗墓贼’一扇能用龙血开启的大门。”

“所以?”路明非望着那只瓶子吞了口唾沫。

“我们选择直接把它破开。”

通过一根狭长的玻璃管,某种深红色的溶液从洁白的瓶子中流出,流向了青灰色的金属墙壁。

随后墙壁的光泽逐渐消失,它向着本应出现在时间尽头的腐朽,快马加鞭地前进。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带上了将整个头完全包裹住的呼吸头罩,路明非的头也被塞进了苍蝇似的头套中。

伴随着轰鸣声,被“杀死”的金属墙壁轰然碎裂,银色的雾气带着逃出生天的欢呼,从缺口中涌出,带着剧毒的水银蒸汽包裹住了每一个人。

然后被方术师的护身符和战斗人员的黑衣严严实实地挡住。

一行人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迈开步子,走进了真正的始皇墓室,银雾之中,他们望见了远处一个个跳动的光点。

《史记》所载,始皇陵墓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那是千年不灭的人鱼膏烛。

正当所有人准备循着烛光向中心靠拢,远处似乎有人影轻轻挥手,蒸腾的汞雾蜂拥一般冲向了他们脚底的沟渠,霎时间一座完整的川海就浮现眼前。

那场景可真壮观啊。

醒来后的路明非发出和昏迷前完全相同的感叹。

睁开眼睛,黑袍大袖的瘦弱男子站在他的一边,目光带着彻骨的寒冷,死死地盯着他的双手和脚底,衣袍上洒落着红雨。

路明非才发现自己的手上满是鲜红的血液,脚边就是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瘦弱男子平澹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宣旨吧。”

“召群臣,朕要夷他三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魔临踏星我的1978小农庄我真不是仙二代吞噬星空天涯客地球上线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之最强剑神牧龙师
相邻小说
假如神明给了我异能绝色:复仇宠妃永夜至尊乱楚西游:我孙悟空才不要大闹天宫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不一样的科幻世界一日豪门-真命男女快穿之男女搭配秒炮灰机械元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