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无错小说网

m.wcxsw.org

第一百零九章 走向发展之路 (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一百零九章

走向发展之路(四)

于洋把杨师傅、刘师傅和邢雅雯请出来,四人沐浴在朝阳里开心地站在车边聊着什么。虽然小北风瘦瘦的,可他们都没在乎,都是心里热乎乎的,都一样的高兴,都希望企业发展起来,都相信只要企业发展起来,车老板不会对不起自己。

车宏轩迎着小北风快步走过来,没戴帽子,耳朵被冻得猫咬似的,他不得不用两手捂上,把图纸夹在腋窝下。

车宏轩走急了,喘着粗气来到几人面前,缩着脖子说:“天冷,我们上车说吧。”

大家上车,由于打着火放着热风,车里暖融融的。

车宏轩回头把图纸递给杨师傅说:“你先看看这份图纸,然后我们再走。打的是三号图,字很小,免得汽车颠簸看不清楚。”

杨师傅一副迷惑的表情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他好生奇怪,现在还没去甲方那里哪来的图纸?

车宏轩看出杨师傅的表情,扭头解释说:“是这样,这是去年我谈的项目。设计院的设计方案有个半球玻璃屋顶造型,甲方要求的施工方案又比较特殊,好几个单位都没能搞出二次设计,我就跑到北京给搞了个方案。后来由于甲方态度变得冷淡,我以为没戏了就一直没再去联系。”

于洋说:“其实这种事应该坚持到最后,只要甲方没把合同签出去就应该有希望。我们销售行业普遍认同这样一个道理: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应该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车宏轩笑了说:“我不那样认为,没有希望的事再赖唧唧、黏糊糊的只能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于洋认真地说:“再有这样项目交给我去谈。”

“行啊,以后这方面工作交给你。”车宏轩点点头说,“确实没想到甲方会给我们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当然,这个单位计划处领导和我是校友,当初聊得很好,否则我也不会下这么大力气去搞设计。别看就这么几张图纸,我可用了半个多月时间,花费了上万块。说句实在话,这个甲方我们既没有合作过也没有特别硬的关系,没办法预测结果。无论结果如何,我们是干这个的不能无动于衷,往前走吧,哪怕有些损失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我现在可以跟大家交个底,这个单位翻脸不认人,捉摸不透,机构重重叠叠,搞不清谁说了算。”

于洋说:“我认为计划处就是个权威机构,说不定你的那位校友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但愿如此!”车宏轩笑了附和说。

于洋却仍然非常认真地说:“有时候就是这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撞大运吧。”车宏轩又应付一句。

杨师傅还在认真地看着,至于车宏轩和于洋说什么他压根就没去听。

刘师傅坐在杨师傅身边,杨师傅看的时候他也在看,听见车宏轩的话,他客观地讲:“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得参与,我们不担心别的,就怕没活干。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虽然以前我没搞过这方面设计,但我非常清楚,我们的铝门窗技术目前来说在国内还是最先进的。”

杨师傅看完把图纸递给李师傅,抬起头看着车宏轩问:“这个网架图是哪里设计出来的?”

车宏轩看着杨师傅回答说:“这是我从北京搞回来的。”

杨师傅说:“据我了解,我们这里目前还没有能搞出这个方案的设计部门,凭借这个,这个工程别人干不了。”

车宏轩高兴地问:“会吗?”

“一定会的,这是科学。”

“好,开路,我们边走边聊。”车宏轩很高兴地说。

汽车慢慢驶出体育场坑坑洼洼的砂石路。

车宏轩仍然很兴奋地说:“钢结构部分别说我们,就是铝窗公司也干不了,这个我知道。为搞出这个设计,我找过研究所领导,脑袋晃得拨浪鼓似的,就连哪里能搞出这方面设计都不知道。后来我通过商业大厦找到钢结构工程公司,顺藤摸瓜才找到北京一个大学搞出这个方案。”

杨师傅说:“这个设计很厉害,尤其后边的强度计算书,很复杂也很有说服力。出于保密的角度,我们应该要求甲方不要将这份图纸扩散出去。”

车宏轩说:“来不及了,我早就交给甲方了。”

杨师傅说:“有了这个基础,任何一家幕墙企业都可以施工。”

车宏轩问:“采光顶那部分图纸设计是不是也很麻烦?”

杨师傅说:“不麻烦,按照钢骨架的走向,我们的三角形玻璃一反一正,这样远距离就看不出是折线的。按照甲方要求选择一种进口透光率低一点的镀膜玻璃,以尽量减轻温室效应。为了保证安全,应该选用夹胶玻璃。为了保证节能保温,还要加一层中空玻璃。有了这套完整的设计方案,我们应该具有相当强的竞争力。”

刘师傅简单看完抬起头说:“看不出来,你个搞管理的竟然能搞出这么好的方案。”

车宏轩笑了说:“逼的,没办法。”

杨师傅说:“不容易,一般人找不到这个设计院。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你们这些老同志如果不离开铝窗公司,说不定现在情况会更好些。”

刘师傅说:“三分技术七分管理,这是企业经营者们的共识。”

几人边聊边开车前行,半个多小时后来到工地。

这期间于洋老老实实开车,一直没有插嘴。

汽车停在工地门口。

保安打开拉窗探出头来看。

车宏轩一看认识,按下玻璃探出头乐呵呵摆摆手。

保安礼貌地招招手。

道闸扬起来,汽车刷一声进去。

于洋佩服地说:“看来车经理你没少来啊,看门的都那么熟悉。”

车宏轩回答说:“来过几次。”

车停好,车宏轩带领大家上二楼甲方办公室。

程主任一见上来这么一大队人马,笑了说:“你们是最小的单位,也是最晚来报到的,却是来人得最多的厂家,看来很有诚意啊!大家坐,我们这里没有茶水,有矿泉水。”

有位小伙姓王,过来给大家分发矿泉水。

程主任继续说:“我们汤处长就是不信邪,什么国有企业啊合资企业呀一视同仁,谁的技术好价格低就用谁,爱谁谁说三道四,不理会那一套。”

程主任边说边拿出一捆图纸摆在面前,然后皱起眉头想想,进到里屋又拿出一张效果图,把效果图靠在窗户上说:“看这个更直观,哪块在哪看得清楚。”他用手指着图纸说,“看到这裙楼没有,顶上的玻璃球体,大门的两层隔断和弹簧门,一到六楼全部的条形隐框玻璃幕墙——宝石蓝单反射三层中空玻璃。”他又移动手指到效果图主楼顶楼的铁塔继续说,“看到这个铁塔没有,八十米高,底座这部分有十五米高,做钢骨架,用彩钢板封闭起来。这个塔现在还没施工,估计年底才能干完,闹不好你们明年才能干这个活。先期就是这么多任务。领导说了,如果这些活全部干好了,可以考虑让你们装修多功能厅和大小会议室。活有的是,钱不怕你们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两下子!图纸就在这里,给我打个条子你们就可以拿走。现场可以去看,要戴好安全帽。”

“我们只要平立剖就可以。”杨师傅说。

“别,”程主任说,“你们还是拿成套的,还回来的时候也是完整的,弄得乱七八糟的不好保管。”

杨师傅点点头,戴上眼镜给程主任打条子。

程主任问:“你们是不是还要去现场看看?”

其实在报价阶段这项工作可有可无,车宏轩不过是为了给甲方好看,表示认真,才很是诚恳地说:“我们需要去实地感受一下,复核一下尺寸。”

程主任对小王说:“你陪他们去。”

小王极不情愿地放下笔抬起头说:“现在看不看不重要,按图纸报价就可以。至于具体洞口尺寸,待合同签订了你们再测量;至于工程量以实际施工面积为准。”

于洋马上递上一支烟说:“麻烦王师傅了,我们需要从感性上了解现场,以便拿出最好的设计方案。”

小王点上烟,无奈地站起身陪大家去看现场。

大家勘察现场的兴奋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整个过程中,于洋并没有陪两位设计员上楼,而是在一楼和“小王”攀谈起来。

车宏轩看出了门道,偷偷塞给于洋两盒好烟。

进工地后,于洋很随便地递给“小王”一盒,另一盒两人一颗接一颗地抽起来。

于洋的这种做法无疑令车宏轩感到佩服,他认为于洋的这种黏糊劲是销售人员必备的素质,这是自己所没有的。

回到公司办公室,于洋对车宏轩说:“据我探听到的情况,确实是汤处长下的令让我们报价。这位汤处长资格很老,很有权威,在工地绝对是决策性人物。假如上边领导对这些外装修工程有倾向性,他不会让我们参与。这个人人际关系特别好,跟运输公司的领导关系都非常融洽。结论是我们可能遇到贵人了。”

车宏轩笑了问:“你怎么搞起情报了?”

“商品经济说明白了就是关系经济,谈工程搞项目首要任务就是研究人。”

“有一定道理。”

“我毕业后一直在南方工作,对北方价格不太了解,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吗?”

“明天你去厂里找萧科长,借几份合同看看。”

“好的,我明天一上班先去厂内。”

两人聊一会,打麻将的人过来了,三缺一,于洋便去配个手。

十几天后,二次设计和报价已经结束,老史和于洋在一个图文社将投标文件封好,回到公司盖上封装章,准备这两天把投标文件和借来的图纸送给甲方。

下午甲方来电话,让把借来的蓝图立即送回去。

车宏轩派于洋开车去送图纸。

待于洋在程主任办公桌边上坐下,外面突然传来呼喊声:“着火啦,着火啦!”

基建办几个人都慌张地跑下去。

于洋坐下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程主任办公桌前放了两份厚厚的投标文件,程主任已经把文件打开,应该是正在看。那时候都是议标,不像以后那样严格招标,因此招标文件管理并不严格。待大家都出去救火的时候于洋没动,见大家都已经下楼,他打开文件快速看起来,用了短短几分钟就找到了两份投标文件的关键之处。见时间还有,他甚至拿起笔做了记录。

失火的事原来是工地进口的棉门帘被土建的电焊火花点燃,大家浇水的浇水,扬沙子的扬沙子,三下五去二就把火给灭了。

土建有关人员拿来新门帘挂上。

程主任训斥一顿,和陈处长、小王一起回到办公室。

于洋把投标文件恢复原样,大模大样地又和大家聊几句,见没事了才内心兴奋地离开基建办。

回到公司,于洋马上去车宏轩办公室,带上门表情庄重地坐在车宏轩对面。

“有什么事吗?”车宏轩奇怪地问。

“意外收获,”刘斌神秘地说,“我了解到另外两个单位的报价,”他拿出纸条边看边说,“情况是这样的:一家是球体部分报九十八万,另一家是九十二万;幕墙和地弹门部分都超过三十万,顶部铁塔封闭都超过二十万。也就是说玻璃屋顶那部分单位平米报价超过三千,地弹门和隐框玻璃幕墙那部分单价超过一千,铁塔封闭每平米报价超过五百。我大概计算一下,几项合起来看我们报低了二十四五万。”

车宏轩警觉地问:“情报可靠吗?”

“亲眼所见。价格报得太低也是实力不足的一种表现,我意见立即重新报价,比低的高一点,比高的低一点,总体价格再加上二十四万。”

“你去把老史叫来。”

于洋去室内装修设计室把老史请来,几人商量一下,下决心重新报价。

决心下定后,老史说:“下礼拜商业大厦要开工,先期是土建活。我这边施工设计还没完,是不是让于洋帮我盯一段工地?”

“我没问题。”于洋极不情愿地说,他不想把精力浪费在销售以外的工作上,可公司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不能不去管理工地。

车宏轩看出于洋的无奈,可公司就是这个现状,便无奈地说:“于洋你临时过去帮几天,商业大厦毕竟是我们的重头戏,必须干好。老史你现在立即要物色一个好点的项目经理,我们不能浪费人才资源,让于洋陷在施工过程中。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销售是龙头,只有龙头舞起来我们才能腾飞。”

“好的,我知道了。其实可以跟谢厂长打个招呼,给我的印象是向远方公司的老师傅特别抗用,即便不太明白内装修也可以用,这些老师傅任劳任怨,用起来特别得心应手。”

车宏轩说:“没问题,你可以具体跟谢厂长谈谈。”

老史说:“还有,这两天木工就要回来了,得给他们安排住处。他们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进驻商业大厦工地,我要利用这段时间装修山海情农家院饭店和你家房子、我家房子,这样商业大厦和另外三处装修同时进行,避免木匠工开工不足。如果这样安排木匠可能就没办法去盘锦搞安装,对这样安排你有没有意见。”

车宏轩说:“就这样安排。木匠队伍回来住在生产车间一楼,把生产室挪到楼上和财务室在一起,一会我去找谢厂长叫他尽快办。以后铝合金工程全部使用专业安装队,这样才能保证进度和质量。”

老史赞成地说:“这个对,哪怕是费用高点也得认,小不忍则乱大谋。”

于洋又谈了一下这些天北京销售业务的事。

几人研究完,车宏轩去车间,老史和于洋去修改标书。

报价修改后,于洋和老史一起把报价送给甲方。一个星期后,一百四十九万合同顺利落笔,百分之三十预付款到位。

为了奖励于洋,车宏轩在蓝娟买房的小区花十几万给于洋买了一套九十多平米的房子,这在当时号称是两室一厅,应该是厅局级干部居住的标准。

于洋正要结婚,缺的就是房子,正抓耳挠腮的时候,天上掉馅饼,房子问题乃是人生大事,没想到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他哪能不激动?

于洋紧紧握住车宏轩手,热泪盈眶地说:“老板你放心,我这辈子就是披肝沥胆也鞍前马后为您效力。房子有了,结完婚我再没什么后顾之忧了,一定努力工作,争取在北京拿几个项目!”

车宏轩微笑着鼓励道:“我们共同努力,一定要把企业搞起来!”

在商业大厦的施工过程中,老史和于洋曾经为了赶进度,三天三夜没合眼盯在工地指挥。

商业大厦项目进行的并不顺利,由于甲方工程款一拖再拖,工程干到九月份才结束。到这个时候仍然有百分之三十的工程款没有到位,虽然这都是利润,可钱不到手总是令人提心吊胆。还好,春节前款项全部结清。

盘锦职工宿舍楼也干得不顺利,有十几户人家不是不在就是故意不开门,搞得工人没办法,只得耐心等待。

只有运输公司工程进展比较顺利,除了顶楼通讯塔维护雨棚没有施工,其余全部在供暖期到来之前交工。玻璃球体钢结构部分由江苏一家网架公司施工,质量好速度快,得到甲方一致好评。

这一年车宏轩的公司施工了三项工程,总产值将近五百万。实实在在讲,去掉给于洋买套房子,给老史配台松辽面包车,又给大家发了年终奖,留出下一年的启动资金,存到银行的现金是一百万。

在整个施工过程中,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记忆,只是这些事没有普遍意义,只能遗憾地省略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牧龙师百炼飞升录吞噬星空魔临我的1978小农庄重生之最强剑神我真不是仙二代天涯客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踏星
相邻小说
宠夫攻略:穿成萌宠嫁王爷神医王妃又在宠夫了强宠洛夫人熬死所有人,我终于无敌了重生空间之凤啸苍穹东篱殇我的泼辣女室友还珠之双龙戏珠相思令九剑凌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