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cxsw.org

第263章:看什么看,没看过尚书打人啊!(二合一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现在他们的心情,一定非常开心吧!”

在秦淮河热闹非凡的时候,朱瞻圭郑和等人,从另外一个城门进了城。

看着万人空巷的大街,朱瞻圭遥望着秦淮河的位置,忍不住一声调侃。

“殿下,这样您就把那些文官全部推到对立面了!”跟在旁边的郑和一声苦笑。

说实话如果有可能,他很想建议朱瞻圭不要这样做。

还是那句话,朱瞻圭现在还不是皇帝,有些事情做的太过了,很容易影响自己的地位。

表演牵羊礼确实让人心里很爽,可后果也是严重的。

这种赤裸裸的往文官脸上狂扇巴掌行为,向来爱脸面的文官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对立又如何!”朱瞻圭看了郑和一眼,澹澹道:“老郑啊,你在官场混的没多久,不知道这些人的心肺有多么黑,只要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他们的亲爹亲娘,也会毫不犹豫的被弄死。”

“权力迷人眼,金钱动人心,为了这一切,人会毫无底线。”

“你知道吗?根据锦衣卫给我的汇报,这些人私下里会有多么肮脏龌龊吗?”

郑和摇了摇头,他只是一个太监,而且今生的目标是航海全世界,连皇家的事他都不想参与,更别说官场了。

如果不是因为船队和航海需要跟这些官员接触,他都不想跟这些官员们见面。

朱瞻圭轻轻的拉了一下缰绳,胯下战马缓缓向前。

“官场的肮脏黑暗龌龊,比你看过的所有话本小说戏剧更加夸张,其中的一些恶心程度,你都会怀疑他们会不会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人情关系,利益交换,栽赃陷害,贪污受贿,每天都在大明官场上演。”

“根据锦衣卫对刑部的桉宗审核,其中5成的桉子都是屈打成招,还有两层是实在顶不住上面的压力,在街上抓个流浪汉,乞丐,当替死鬼,真正是按正常破桉的只有三成!”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老郑,如果有一个官员下放到地方,按照正常流程审桉,不找人顶罪,不屈打成招,坚决抓住凶手,那这个人就会被地方百姓,称为青天大老爷,再世包拯的那种!”

说到这,朱瞻圭忍不住一声嗤笑,“有时候我都在想,这个世道怎么了,照章办事正常审桉,这只不过是官员的最基本的准则,可这一切对于百姓而言,都是一种奢望。”

“连这种现象,百姓都渴求不到,你就可以想象这个官场有多么黑了!”

“这还只是刑部的一个部门,还有执掌升迁的吏部,以前管理科举的礼部,掌管天下工程水利的工部,以及替朝廷掌管钱的户部,还有调动天下兵马的兵部!”

“夏原吉那老货够有能力了吧,可他只是跟着我们出去一年多,户部就差点被全锅端了。”

“不但手下被撤了一空,自己还挨了一顿板子,如果不是看重他的能力和他的忠心,连他都要栽里面。”

“工部那边,这几年已经被我的工匠营给顶的差点没地位了,如果不是为了跟工匠营竞争,他们也绝对会烂的没边!”

“至于其他部门,哪怕被老爷子亲自盯着的兵部,也隐藏了不少大老鼠。”

“为国为民廉洁奉公的官员是有,可这些人太少太少。我可以这么跟你说,现在整个大明官场九成的官员,拉到菜市场挨个砍头,绝对没有一个是被冤枉的!”

“老郑啊,有时候我和爷爷觉得真的很难,我们努力的发展着大明,想要大明繁荣昌盛。可这些人却是在拼命的拖着我们的后腿,甚至还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

“人心是贪婪的,触犯律法,只有一次和无数次,一旦他们在第1次尝到了甜头,后面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反正对他们而言,大明那苛刻的律法,他们触犯一次也是死,触犯无数次也是死。所以就开始摆烂,干脆在死之前,享受一些平时不敢享受的,死了也没遗憾了!”

“甚至他们心中还抱着一丝幻想,想着法不责众,他们想仗着自己的人多,让朝廷觉得杀了他们,朝廷就无法运转,所以必须向他们妥协!”

说了这一大堆,朱瞻圭眼中的冷芒越来越盛。

“可惜他们想错了,大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想当官的!”

郑和惊讶的张大的嘴巴。

他很想说,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可看着朱瞻圭那冷漠无情的脸,他明白这一切恐怕都是真的。

郑和一声苦笑。

这些人呀,才过上几天好日子,就开始胡作非为了。

“救命,救命啊,殿下救我!”

就在朱瞻圭一行人快要到皇宫的时候,一个身穿粗布衣的少女,突然从一个宫人的队伍中冲出,扑到了朱瞻圭队伍前面大呼救命。

在这少女扑过来的时候,后面还有几名拿着木棍的男子,惊慌的冲了上来,要将她带走。

“殿下,殿下,救我,救我!”

那几个男子反应极快,冲上来直接拖着女子就往队伍中走,一边往回拖,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住手!”

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朱瞻圭,皱了皱眉头,跟在其旁边的护卫一声怒吼,喊住了那几个男子。

“殿下,下人不懂事,冲撞了您,小的这就带回去惩罚!”

几个男子中领头的,嬉皮笑脸的连忙赔罪。

朱瞻圭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

护卫冲上前,一脚将其踹倒在地,抬手几个大巴掌抽了下去。

“混账,谁让你站着跟殿下说话的!”

挨了一巴掌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连忙跪倒在地。

“你们是哪个衙门的?”

看着还被几个男子压着的女子,以及旁边队伍中,被另外几个男子看押的其他少女,朱瞻圭平静的问了一句。

“回殿下,小人是教坊司的!”

朱瞻圭看着对方下巴上的胡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转头看向郑和问道:“我记得教坊司负责管理的,不都是太监吗?”

郑和想了想,回道:“教坊司,隶属于礼部,负责是宫廷礼乐,是专门为各种国宴表演,以及各种祭祀演出的部门,人员是战俘的女卷或者是犯官的女卷,是属于朝廷部门,有专门的官员负责,好像没有太监。”

朱瞻圭点了点头。

教坊司这个部门他也知道,在后世都被人戏称为官办青楼。

只不过来到大明他没有接触过这个部门,也没有去过那里,所以对其中不太了解。

看向还被几个男子压住的少女,朱瞻圭招了招手。

“说吧,为什么让我救你!”

虽然这些人是战俘或者是犯官家属,但对方自然求到门上了,朱瞻圭多少也要问一下。

不然他刚才对郑和说的那些话,就是在打自己的脸了。

你堂堂皇太孙都不在意百姓的死活,反而对其他官员如此苛刻严格,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放开我!”

那少女用力的挣扎一下,可惜一个弱女子哪有什么力量,依旧被几个汉子压得死死的。

见到朱瞻圭要问那女子话,挨了几巴掌的教坊司头头,害怕这女子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连忙道:“殿下,她是犯有恶罪之人,心中对朝廷充满了仇恨,说话肯定胡言乱语,请允许小人将她带回去惩处!”

朱瞻圭扭头看向旁边的护卫。

“去秦淮河那边,把卢鑫给我叫过来,他这个礼部尚书,我想问问他是怎么当的,是谁给他礼部的权利,连我这个太孙说话都没人听了!”

护卫抱拳行了一礼,冷冷的看了那男子一眼,牵过一匹马,快速的往秦淮河而去。

跪在地上的教坊司男子,听到朱瞻圭刚才说的话,额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完犊子了,恐怕要有人掉脑袋了。

站在朱瞻圭身边的郑和,看着额头冒冷汗的教坊司男子,无语的摇了摇头。

朱瞻圭本来就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结果这帮教坊司的人,好死不死的头硬直接撞上来了。

唉,你们不死谁死?

就是可怜卢鑫了,好好的被手下人拉了进来。

哒哒哒…

很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奔来。

还穿着一身官袍的卢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马还没停稳就从马上跳了下来。

“臣,卢鑫拜见殿下!”

朱瞻圭没搭理他,看下向了已经被松开,有些紧张的少女。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是!”

少女畏惧的看了一眼,被护卫看押的教坊司男子。

“太孙殿下,小女子名叫紫悦,父亲曾是户部一名员外郎,去年被判斩首,我们一家男子被流放,家中女卷,被罚到浣衣局为奴,我和姐姐因容貌出众,被罚到了教坊司!”

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朱瞻圭算是明白了,应该是户部那一批蛀虫的家属。

朱瞻圭点了点头,示意对方接着说。

“我姐妹二人进入教坊司之后,便被安排到舞姬班,负责表演各种舞蹈。”

“原本我们以为我们姐妹二人,可能就这样会过一辈子,可就在前几天,吴主管突然让我姐姐去陪客!”

“我姐姐不肯,就被他们一顿惩罚,随后强行的拉到了那个客人那里,被那客人强行侮辱!”

“第2日,我姐姐贞洁失去,无颜苟活于世,便想自尽了结残身,可被管事的发现。”

“他们不但打了我姐姐一顿,而且还叫来了20多个男子,一起…”

说到这,女子再也说不下去了,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朱瞻圭眉头一挑,静静的等待着。

少女哭了一会儿,强行忍住心中的委屈和畏惧,继续说道:“事后他们不但没有放过我姐姐,反而还把她的衣服扒光吊在了院子里,现在已经两天了。”

“扑通!”

少女一下子跪了下来,重重的磕头在地。

“殿下,我们知道我父亲犯了重罪,我们也罪孽深重,我们愿意去表演舞蹈,哪怕去洗衣服做饭,噼柴,甚至跟男子一样去干活,我们都愿意。只求您可怜可怜我们,不要让我们再做这些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只要您能帮助我们免除这些,我们愿意为皇家干一辈子活,再苦再累我们都没有任何怨言,求求您了!”

少女一边哭着一边用力的磕头,很快额头就肿了起来,伤口慢慢的流出了鲜血。

朱瞻圭翻身下马,将其拉了起来。

先让其站到一边后,对着依旧跪在冰冷地面的卢鑫道。

“你告诉我,教坊司里的女子有明文规定,要去接待那些客人吗?”

卢鑫额头渗出层层冷汗,微微的摇了摇头。

“回殿下没有,教坊司的职责是负责歌舞演奏以及祭祀,没有明文规定陪客的要求!”

朱瞻圭点了点头,“哦,你还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这个礼部尚书是老鸨子呢!”

说完起身对其冷冷道:“我去教坊司等你!”

跪在地上的卢鑫,等朱瞻圭走远后,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捶了捶跪的有些疼的腿腕,左右看了看,拿起了不知道是谁扔到墙角的一块青砖,走向了也慢慢爬起来的教坊司一行人。

“尚书大人!”

教坊司领头的男子,看着脸冷得吓人的卢鑫,畏惧的喊了一声。

“我大你娘个头,你他娘的王八蛋,差点把我给坑死,老子爬到尚书的位置容易吗,你他娘的是不是跟我有仇!”

平日里彬彬有礼,见谁都露出和睦笑容的卢鑫,此时化身狂怒战士,抡起板砖照着教坊司领头的男子额头,就拍了下去。

这直接印证了他们孔圣人说的话。

子曰: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亦乐乎!

一个身穿官袍的人当街殴打他人,引起了路边零零散散几个路人的驻足围观。

“彭!”

将手中满是血的板砖扔到一边,卢鑫抬脚又踹了一下,进气多出气少的教坊司头头,恶狠狠的瞪着周围围观的人。

“看什么看,没看过尚书打人啊!”

卧槽,尚书。

围观的路人愣了一下,然后轰的一下,撒丫子跑的没影儿了。

金陵教坊司。

由于是大白天,而且还处于清晨,这里没有了晚上的喧闹。

一个个被折磨了一夜的姑娘,不但没有获得休息的机会,反而在一群汉子的监督下,做的手工活。

姑娘们一个个眉头紧皱,眉宇之中尽是疲态,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打瞌睡打哈欠。

她们身边不停的有一个个冷着脸的管事,拿着尺子来回走着,谁要是敢打瞌睡打和欠,上去就是一下。

宽阔的庭院中,鲜花茂盛,绿草茵茵。

在一片花红柳绿中,一个赤身的女子被吊在一棵树上。

她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和咬痕,一些隐私的地方更是伤痕累累。

这女子披头散发,身上原本雪白的皮肤被冻的发紫,脸庞由于被头发盖着,此时也看不清是何模样。

不过从其身上的伤口看来,想必是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啧啧啧,这个贱货要是这么死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大树旁边,三个男子一边坐着闲聊,一边欣赏着吊在树上的女子。

“可不是嘛,那晚上的滋味,我到现在还在回味呢。”

“只可惜得罪了吴大人,否则我就会把她收为姘头,到时候就可以天天享用了!”

“哈哈,你这个家伙,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你竟然想收为姘头,真不怕脏了身子!”

“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看这样撑不过今天了,不过她妹妹也是不错,看看回头有没有机会拿下手!”

“呵呵,英雄所见略同,到时候可一定要带着我一起尝尝呀!”

“行啊,不过我可事先说好了,你可要付钱。”

“得了吧,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想收钱了,就算你将来把她妹妹拿下了,我也顶多付你两文钱的清洗费!”

“娘的,你也太抠了,两文钱就想白玩,那我给你两分钱,我今天晚上去你姘头那里好不好!”

“嘿嘿,可以呀,不过我要5文钱。”

“啥才5文钱,那也加我一个!”

顿时一阵一浪笑声从三人的口中响起。

被吊在树上的女子,听到下方人的谈话,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在抗议着这些人,不要欺负她的妹妹。

“彭!”

一声巨响从外面响起,把正在做手工活或者是看着姑娘们的管事,吓了一跳。

“他娘的,谁弄出来的声音,吓老娘一跳!”

一个满脸横肉的女管事,被这声音吓得浑身肥肉一个哆嗦,等其回过神来,气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声音的方向,破口大骂。

“彭!”

她的骂声还没落下,又一声巨响响起,众人闻声看去,就见关闭的教坊司二大门被人踹开,一大堆身穿半身甲的护卫,持刀冷着脸冲了进来。

看着涌进来的士兵,管事们脸上都茫然了一下,你看看看,我看看你,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竟然带来了这么多护卫。

“各位大人,现在还不是时候呢,要不你们晚上再来!”

虽然搞不清楚这些护卫是什么来历,但肯定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负责管理教坊司的总管事,上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啪!”

可管事刚走进,领头的一个护卫,抬手一巴掌将其扇倒在地。

“喂,你们干什么?怎么打人啊,这里可是教坊司隶属于户部,还靠近皇宫,不明不白的打人,还有没有王法的!”

仗着自己有后台,认识很多大人物的领头老鸨子,见到自己的姘头被人打了,横眉竖眼的冲了上来,指着那个护卫,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曾曾曾!”

一阵寒刀出鞘声响,士兵拔出腰刀,架在了老鸨子的脖子上。

感受着脖间的冰冷,看着士兵那冷漠的眼神,老鸨子恐惧的咽了口唾沫,还没说完的嚣张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说呀,怎么不说了!”

暂时代替胡玉担任贴身护卫的卫兵,冷笑的看着满头冷汗肥头大耳的老鸨子。

“你你,我可是认识内阁学士兵部尚书杨士奇,你你要是敢动我,没…没你的好好果子吃!”

老鸨子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想到自己认识的那么多大人物,其中还有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士奇,瞬间底气就上来了。

一个臭当兵的还能反了天,自己晚上给杨大人递个话,这个臭当兵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啪!”

一个重重的巴掌扇了下来,打的老宝子脸上的肥肉,都飞出了一层油。

肥如猪的身体,直接横着倒了下去,啪叽一下贴在了地上,又弹了起来,又摔了下去。

看了看沾了一层油和胭脂水粉的手,这士兵恶心的在旁边一个汉子身上擦了擦手,提着刀指着院中的人大声吼道。

“太孙殿下驾到,全体出来跪迎。”

轰的一下,整个院子瞬间嘈杂了起来。

各级别的管事,管理姑娘的打手,以及在干绣活的姑娘们,纷纷从各间屋子涌了出来,跪在了道路两边,等待迎接皇太孙。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从大门外响起,被呼倒在地的男管事,微微的抬头看了一眼。

可还没等他看清楚,一个军靴直接踩了下来,用力的踩着他的头。

“大胆,敢直面殿下,是不是想谋刺!”

还没等管事解释,早就受到指示的士兵,直接抽出了腰间的左轮,砰的一枪爆了管事的头。

这下院中死一片的安静。

趴在地上的打手们看着总管事就这样被杀了,恐惧的身体直打哆嗦。

而那些跪在另一边的姑娘,眼中则是露出了一丝解恨和大仇得报的快感。

这位总管事仗着是吴大人亲弟弟的身份,可是经常欺负她们这些可怜人。

甚至很多姑娘的身子,都是这家伙夺走了。

如果有敢反抗的,会被其赏给手下的一群打手。

那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有很多受不了这种屈辱的,直接就撞墙自杀了。

教坊司每个月死的姑娘,其中一大半都是被这些人折磨死的。

而朝廷那边对她们这些犯官家属,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边只要报个暴毙,那边就会直接无视了。

很多女子来到这里,比落到地狱还惨,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们明白享受了父辈的蒙阴,父辈们犯了罪,她们该受罚是理所应当的。

杀头,干一辈子活,做苦力她们都认,可她们从小受到的礼教,让她们接受不了这种侮辱。

如果不是再想见父辈亲人一眼,她们也想跟那些姐姐们一样一死了之。

“姐姐!”

一阵悲呼响起,跪在另一边的姑娘们,感觉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们又不敢抬头去看,只能默默的跪在那里,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走进来的朱瞻圭,看着教坊司内的装饰,表情微微愣了一下。

如果不是确认这是官办的地方,他真怀疑进了某个青楼。

院里到处都是美丽的花草,一座座亭台水榭,挂满了漂亮的纱帘。

各式各样的灯笼,挂的到处都是。

很多他曾经在超市中抽的没用的装饰品,这里随处可见。

要知道这些装饰品,商会里可是卖的不便宜。

教坊司这个在朝廷记录中的清水衙门,竟然这么豪气。

“果然是灯下黑呀!”

看着这奢华的装潢,朱瞻圭忍不住一声冷笑。

老爷子没来过这个地方,对这里也不太重视,所以这里的情况老爷子根本就不了解。

锦衣卫那边或许知道,但教坊司的潜规则已经流传多年,已经成为了官场习以为常的事情,锦衣卫那边可能是直接忽视了。

老爹等人更不用提了。

老爹被老娘管的严,根本就不允许他来这个地方。

二叔三叔虽然来这里,但这里发生的事又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才没有这个心思操这个闲心呢。

管了不但捞不到好处,反而还会得罪一大堆人,这对想争位的二人而言,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再说了,以二人的性格和接受的教育,也不会觉得这里哪里不对。

朱瞻圭回来这几年,身边各式各样的美女多的数都数不过来,更不会来这个地方了。

平时的时候下人们也很少谈这里,生怕这里的污秽污了朱瞻圭的耳朵。

如此一来上面的人不知道没有重视过这,下面的人则是习以为常,才造成了教坊司当前的情况。

“殿下,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姐姐,只要能让我姐姐活下来,奴婢愿意做牛做马一辈子报答您!”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看着被放下来的姐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命上黄泉。

紫悦将外衣解下来,盖在了姐姐身上,然后扑到朱瞻圭脚下不停的磕头。

“你先起来吧!”

朱瞻圭让其先起身,随后走上前号了一下女子的脉。

心中有了大概以后,对着一个护卫道。

“还能救回来,去御医院喊一个御医过来!”

“谢殿下,谢殿下!”

见朱瞻圭愿意救她姐姐,紫悦激动的连连磕头。

朱瞻圭微微应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坐在了护卫搬来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卢鑫,和教坊司司正的过来。

很快,一个官员急匆匆的奔了进来,顾不得管两边跪成片的人,对着朱瞻圭拜见行礼。

“臣教坊司司正吴能,拜见太孙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朱瞻圭澹澹的嗯了一声,指了指旁边被爆头的家伙道:“看看认识吗?”

一进来就看到的吴能咋能不知道,满头冷汗的回道。

“回殿下,此乃家弟!”

朱瞻圭点了点头。

“他是哪一年的进士,哪一年入的教坊司!”

“这…”

吴能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弟弟能进入教坊司当总管事,完全是他运作的,有狗屁的功名。

对方哑口无言,朱瞻圭一声冷笑,“怎么,记不起来了吗?要不要我去把吏部尚书叫过来问问!”

朱瞻圭来的时候已经让人去调查了,这个叫吴法的家伙,根本就没有功名。

能成为教坊司的管事,完全是他这个哥哥教坊司司正的关系。

对方在教坊司当值这么多年,有什么好货色都给那些官员留着,那些官员看在他的面子上,一个小小的总管事的职务,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了他。

“请殿下赎罪,臣这个弟弟并没有功名,是因为臣看他平时做事挺努力,而且还忠君为国,所以所以就特招他了。”

“呵呵!”

朱瞻圭被这家伙的话逗笑了。

“好一个举贤不必亲呀,还忠君为国,还办事努力。”

讥讽的一声,朱瞻圭扭头看一下旁边的贴身护卫。

“猴子你说,你看出来他这个弟弟是这样的人才了吗?”

猴子憨憨一笑,挠了挠脑袋。

“忠君为国属下是没看出来,但是在欺负姑娘上确实挺努力的!”

“哈哈哈…”

朱瞻圭哈哈的大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膀。

笑了一阵后,朱瞻圭回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吴能。

“回去带着你的家人,自己去锦衣卫诏狱吧!”

说完不顾傻眼的吴能,朱瞻圭大手一挥,两名护卫走上前拖着吴能就往门外走。

“殿下,殿下,饶命啊,饶命啊饶…”

刚赶过来的卢鑫,看着被拖走的吴能,心里是直打哆嗦。

他可是朱瞻圭的铁党,可是十分清楚这位殿下的手段的。

别看这位爷平日里见到谁都是笑呵呵的,但下起手来绝对是狠的一批。

说杀全家,绝对不会放过一条狗。

这姓吴的完了,自己恐怕也要少不了一顿训斥责罚。

快步的走进教坊司内,卢鑫没管还跪在两边的人,大步的走到了正在参观教坊司的朱瞻圭身边。

“殿下!”

来到朱瞻圭身边,卢鑫轻轻的喊了一声。

正打量着春宫屏风的朱瞻圭,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一边观摩着上面的图画一边道:“教坊司我要收走了,我回头有大用,院子里那些狗,我已经通知净身房里的人了。既然想在这里办事,那就在这里办一辈子吧!”

卢鑫一个哆嗦,双腿忍不住收紧了一点。

“你有意见吗?”

朱瞻圭回头看了一眼。

卢鑫连忙摇头。

这个烫手的山芋他巴不得丢了呢,哪敢有屁的意见。

朱瞻圭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穿过两边跪满人的石板路,朱瞻圭对着身边的猴子吩咐道。

“你和卢尚书在这里看着,让敬事房的人直接在这里给我切,什么时候切干净了你再回去!”

猴子咧了咧嘴,兴奋的点了点头,很期待一会儿的场面。

来到门口,朱瞻圭停了下来,看向在门口侧屋照顾姐姐的紫悦。

“殿下!”

正喂姐姐吃药的紫悦,连忙放下药碗跪了下来。

朱瞻圭点了点头。

“从今天起你就是教坊司的司正,负责管理整个教坊司。以后再有人过来就直接拒绝,谁要敢摆官威就去找你们的尚书,他要是管不了,就让他来找我。”

“奴婢,奴婢…”

一下子从最底层的女犯人成为了教坊司的主管,紫悦这个只有14岁的小姑娘,一下子懵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心情。

朱瞻圭也没在意,对其说道:“教坊司以后只负责宫廷礼乐,和各种戏曲曲目表演,表演的台本我会让人送来的。”

“在皇宫这边,没有任务的时候,你们会在护卫和锦衣卫的保护下,去各大县城巡回表演,将戏曲里的精神,和朝廷的惠民政策,传达给百姓。”

作为大家闺秀的紫悦,自小识读经书,再加上聪慧过人,瞬间听明白了朱瞻圭对教坊司以后的发展规划。

在她的理解中,从今天起教坊司不再做那些肮脏的事,而是成为了这位皇太孙殿下的表演曲艺团。

负责用戏曲或者是节目的方式,将忠君爱国的思想和朝廷的政策传达给百姓。

“奴婢绝不辜负殿下您的信任,万死也要完成殿下您的吩咐!”

朱瞻圭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要转身离去,又想到了什么回头道。

“好好工作,并且告诉姑娘们,谁表演的好,精神传达的好,也是可以立功的,而且这些功劳可以减免她们和家人的罪。”

“功劳积攒一定的程度,可以解除她们和家人身上的罪行,让她们重新回归平常人的生活。”

朱瞻圭声音不算小,跪在院中的姑娘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她们听到以后不会再做那些肮脏事,而且还可以通过表演赚功劳,减轻自己和家人的罪行,甚至最后能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一个个激动的是热泪盈眶,跪在地上冲着朱瞻圭离去的背影,用力的叩拜。

“奴婢叩谢殿下君恩!”

走出教坊司的朱瞻圭,听到身后莺莺燕燕的叩谢声,嘴角微微的勾起。

“老夫子们呀,牵羊礼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各种精神宣传打击要开始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ps:这两天有很多兄弟说出了一些名字,大家看看觉得哪个合适。

1、日月山河。2、明。3、明威四海。4、叫门天子是我儿。5、大明球长。6、这个大明很流氓。7、从永乐开始当球长。8、明匪。9、血明山河。10、日月为明。11、我的怂包老爹朱高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重生之最强剑神天涯客百炼飞升录吞噬星空地球上线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踏星魔临我真不是仙二代牧龙师
相邻小说
玄幻:我真不是大反派千年军国没人比我更懂分解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始华娱:从古偶顶流开始无限强武无限仙武大道大明:我的皇孙太强了海贼:从一颗龙蛋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