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cxsw.org

Chapter720 老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见来斯特不说话,贾克斯就继续道。

“我看得出来,你扩张诺克萨斯帝国为的是更长久的和平,可你别忘了,你现在比诺克萨斯帝国更重要,你是符文之地的核心人物,你死了,符文之地至少要打一百年的仗。”

“如果只打一百年倒是好了,我不会这么着急。”

来斯特叹息一声,开了第二瓶酒,倒上了第三杯酒。

这次两人没有干杯,小抿一口细细的品味着粮食发酵的香气。

“你是艾卡西亚人,肯定不会不认识基兰。”

贾克斯有些意外。

“你见到谜语人基兰了?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谜语人……说起来也没错,基兰确实是谜语人,第一次见面就像是老朋友一样跟我熟悉,你却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当个谜语人。”

“怎么,你也要当谜语人?”

贾克斯斜着八只眼睛盯着来斯特,看起来还挺唬人的。

来斯特自然是不会被吓到,他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他干涉了太多的命运,见过了太多的毁灭,基兰……他不敢多说什么的,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说出去的未来会不会成为走向毁灭的一个原因,所以他只能当谜语人,在不影响世界的情况下给出一些有效的导向。”

“所以这跟基兰有什么关系?”

“在所有的毁灭中,他都看到了我。”

“……什么……意思?是你带来了毁灭?”

贾克斯倒吸了一口凉气,喉咙有些发干。

来斯特扭头看向酒馆外的花圃和绿植,艾欧尼亚从来都不缺生命的颜色,而艾卡西亚,只有紫色,美丽却单调的死寂,这片垂死的星辰又何尝不是?

“意思是,这么努力的我,在其他的世界线中失败了无数次。”

“……”

明白了来斯特拼命的动机,贾克斯就有了揪心的感觉。

这些话来斯特恐怕没跟其他人说过。

在来斯特背负着整个世界的未来前进的时候,也背负了暴君的骂名,艾欧尼亚人嘴上没说,心里却是诅咒着新来的统治者,恨不得来斯特原地暴毙。

恐怕诺克萨斯人想要来斯特死的人也不少,只是来斯特太过强大,把这些势力都压住了而已。

来斯特一死,这些牛鬼蛇神肯定会跳出来,让符文之地变成地狱。

作为艾卡西亚最杰出强大的时间法师,基兰能穿梭不同的世界,看到不同的世界线,贾克斯很清楚这一点,他也很清楚这个世界的威胁不是什么野蛮的诺克萨斯帝国或是邪恶的黑法师,

虚空,星空,冥界,还有那些异世界的邪神和恶魔,这些才是最危险的东西,用来斯特的话来说,他保管的永恒烈焰恐怕就是对付虚空的关键物品。

至今他都没有搞明白符文之地为什么会成为一块被无数人觊觎的蛋糕,或许这跟创世之初的奥秘有关,可惜他的年龄远没有脚下的这片土地久远。

甚至是卡尔玛都不行。

“确实不容易,敬你一杯。”

贾克斯把半杯酒加满,一口饮尽。

来斯特却没加酒,只是把半杯喝掉,脸上恢复了笑容。

“不用太担心我,我活的可是比你滋润多了,等到艾欧尼亚的事情稳定下来,我在诺克萨斯登基之后,或许会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家人们……这段时间的确绷得太紧了。”

贾克斯却是挠了挠后脑勺。

“登基?你要当皇帝?”

来斯特点点头。

“当一个帝国的领袖和一个独立领的领主完全不同,想要让帝国按照我的步调走就必须做出改变,

靠着在艾欧尼亚的大胜的功绩,足以把诺克萨斯的贵族政治打破,只有成为诺克萨斯的皇帝才能彻底稳住越来越大的地盘,不然的话那些旧贵族每天在暗处拖后腿,只会让帝国的发展变慢。”

“如果你真成了诺克萨斯的皇帝,那你可就真的成为众失之的了,别的不说。”

贾克斯的指头点了点天花板。

“天上的那些家伙就不会同意地上有这么强大的集权国家,很难说不朽堡垒的上个主人横死会不会跟上面的人有关。”

想到正义星灵迦丝蒂斯身边都是一些二五仔,来斯特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贪玩的暮光星灵三不管,守护者星灵好像不在这片星空,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好奇星灵能出手,

他很想知道当正义星灵一声令下,皎月星灵、烈阳星灵、战争星灵和自己的两个天使‘女儿’一起捅自己屁股的时候正义星灵是什么表情。

她们捅完自己接着捅,正义星灵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难说……不过对那些家伙现在我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力,他们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不然的话早就跳出来蹦跶了,只要不做一些让他们坐不住的事情,问题不大。”

“那倒也是。”

沉默了一阵子,来斯特忽然道。

“光喝酒不吃肉也不是滋味,要不咱们整点荤的?”

“行啊,我去跟侍者说。”

生肉熟肉点了一大桌,生肉带血,熟肉泛香,各分两边,两人重新落座。

酒过三巡,两人就不再说那些黑深残的话题。

“话说回来,这次你找我应该不只是跟我聊帝国的事情吧?”

贾克斯点点头,悠悠地道。

“其实这次过来是想跟你说一下御风剑术道场的事情。”

“哦,我知道,龙嵴山三大名门嘛,牛逼的很,不愿意加入帝国的哈撒给,就不怕我发了狠给他平推了。”

贾克斯呆住。

“哈撒给?什么是哈撒给?”

来斯特摆摆手。

“大概就是一种喜欢送人头的特异生物,总觉得自己很厉害,被人干了还喜欢亮标,死鸭子嘴硬。”

“等等,你不会真想对御风剑术道场下手吧?”

“为什么不呢?到了最后的期限他们还没向帝国报备,到时候有一个算一个,我全都抓起来送进角斗场。”

看着‘咬牙切齿’的来斯特,贾克斯也有些急了。

“别啊,这次我来找你不就是说这件事情吗?寸风他早就想带着道场加入帝国了,只是我跟他说别急,他才没什么动作,等着我牵线呢。”

闻言,来斯特直接翻了个白眼。

“他又不是什么美女,一个土埋到脖子的老头子跟我牵个毛的线?我不好男色。”

“果然你这好女色的家伙眼里只有美女,别忘了我们还是武者啊!”

第三次叹气的贾克斯也有些无语,却是不好提起夕月的事情。

“你想想,寸风对你发起决斗挑战,你正大光明的战胜他,他顺理成章地加入帝国,你也得到了名望,岂不是一举两得?

艾欧尼亚武者都是慕强的家伙,寸风算是最顶尖的那批武者,让武者明白帝国大统领的个人实力,我觉得比你用军队直接镇压他们要有效。”

来斯特摩挲着下巴,他倒是没想到这一点,事实上他也很久没有活动身体了,对于自身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地步也不是太清楚。

不过再怎么说,他也不会打不过一个凡人的剑圣吧?

“倒是说的有几分道理。”

贾克斯的眼睛一亮,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亮,而是确切地散发着澹蓝色的柔和光芒,这与贾克斯被虚空侵蚀的紫色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所以,你是答应了?”

来斯特点点头,盯着贾克斯的下巴……主要是眼睛太多,不知道该看哪只。

“我是答应了,可丑话说在前面,既然他选择跟我决斗,刀剑无眼,是生是死我可不会负责。”

“放心,寸风已经做好了战死的觉悟,你觉得他有用就留他一命,看不顺眼就杀了他,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感谢你的。”

说完了寸风的事情,来斯特就笑道。

“老贾,我这算是帮了你个忙吧?你也得帮我个忙才行。”

贾克斯却是一脸警惕,连嘴里的生肉都不香了。

“连你这个帝国大统领都头疼的事情,我可不会直接答应,你先说说?”

“倒也不是头疼,只是你最适合处理而已,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自然之灵教派?”

贾克斯眼神一冷。

“自然之灵教派……一群藏头露尾的杀人疯子,把植物和虫子看的比人命重要,经常不留活口的屠杀村落,这个教派的教徒我见一个杀一个,死有余辜。”

来斯特笑了笑,果不其然,贾克斯对这个邪教没有任何好感。

“那正好,我想委托你调查一下这个教派的事情,最好能弄明白他们的总教会到底藏在哪里,

我这边有一部分情报显示,他们躲在地下,可惜艾欧尼亚的地形和遗迹太过复杂,洞窟比马蜂窝都多,动作太大的话又会打草惊蛇,我就想到了经验丰富的你,

你肯定比我熟悉这片土地,又有足够的实力不会栽跟头,需要资金人员或是装备我都能提供支持,就是需要你带个头,只要查到他们的秘密,我就会派人把他们连根拔起。”

考虑到自己最近也没什么事情,贾克斯就点了点头。

“其实之前我就想要调查他们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做,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惹到了你的头上……

人还好说,我认识几个同样讨厌自然之灵教派的好手,问题是你这边能不能提供一些特殊的光源?要那种能长时间不灭提供照明的功能的,用火把太痛苦了。”

“好说,我想魔晶灯应该能满足你的需求,光源范围大,强度高,开关随意,节省着用一块海克斯水晶足够用几个月……”

两人都是千杯不醉的怪物,又能吃又能喝,许久未见谈性十足,直到日头下落也没有结束这场相聚。

……

龙嵴山,龙隐流,明月高悬,寂静时分。

一个矮小且精壮的男人披个褂子从屋子里走出来,蹲在院子里点燃了烟枪,脸上挂着说不出的烦躁,似乎是没把多余的精力发泄出去。

他叫阿力克,有一个漂亮老婆叫尤琴,是龙隐流的门派宗主,可爱的女儿也已经有一岁多了,明明是两件值得骄傲和喜悦的事情……怎么现在想起来就这么别扭?

事实上,自从尤琴回到门派里养胎,一脸喜悦的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先是夫妻亲热的劲头比之前澹了很多,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主动,尤琴挺尸,然后就是女儿的问题,女儿的名字是尤琴自己起的,主意拿的很稳,根本不容他置喙,

到了牙牙学语的时候,尤琴一直没有教女儿喊爸爸,妈妈倒是教的挺勤快,女儿也很少让自己抱。

一开始他还不太在意,想着老婆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可门派里眼尖的家伙也看出了尤琴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只是迫于压力没有说什么风言风语而已。

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眼神就足以表达。

阿力克也观察过,那眼神名为‘男人的同情与怜悯’,意为‘哥们你要坚强’。

毫无疑问,这是成吨的真实伤害。

在此之前,阿力克一直不敢深思,毕竟尤琴实力那么强大,又是他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向来办事老练,怎么可能做出背叛他的事情,可现在他却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质疑。

“明明离开的时候肚子还没动静,回来却挺起了肚子,问她在外面做了什么,她只说是处理均衡教派的事情,耽搁了些日子。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难道说,梅目真的不是我的孩子?那尤琴是什么时候和外面的男人有染的……梅目·约曼·特曦又是谁的孩子?”

不想这些事情还好,阿力克越想就越气,更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居然连老婆也守不好,让某个男人挖了墙角,自己还得给人家贴着笑脸养孩子。

可要是真的让他尽心尽力‘守护’尤琴又根本不可能,尤琴是均衡教派的暗影之拳,又是龙隐流的免许皆传,实力深不可测,平时做事也独断专行异常霸道,神出鬼没,哪里用得着他守护,被守护还差不多。

“该死!该死!该死!到底是谁干的?”

揉搓着鸟窝一样的头发,阿力克低下头,尤琴的地位根本不是他能撼动的。

也就是说,只要尤琴想要维护野男人,这事情根本无解。

烦躁的阿力克站起来走了几步,脑海之中却勐地想起了那个送上门来到神秘女人,每次尤琴不在的时候,那个漂亮女人都会和自己幽会,询问自己一些关于教派的秘密,半醉半醒半推半就之下,他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出去。

难道说这件事情被尤琴知道了?

阿力克的脸色一白。

“她发现曼蒂了?”

房间内,尤琴睁开眼睛,愧疚的目光散去,苦涩一笑,再次闭上眼睛。

阿力克并不知道,自己的褂子上贴着一张秘传咒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我有一剑7号基地明克街13号光阴之外宇宙职业选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神秘复苏
相邻小说
我的兽宠刷视频就能变强御兽:魔宠的百万种进化诸天道演变身女武帝[综恐]奇异恩典大唐:最强军火商反派从疯人院开始崛起迦勒底所长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特种兵之开局擒获蒋小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