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cxsw.org

第320章 封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郑安平前往西门找上级申领分例,到了才知道,自己的编制已经被挂到信陵君名下,不归西门管了。这下郑安平急了!如果要不回虎符,自己就成了“黑户”,一应待遇全都免谈;如果去要虎符,谁敢进宫找信陵君?好在今天值守西门的什长事先得到通知,晋鄙大夫今天回国,让郑安平拦住晋鄙大夫诉冤。郑安平好不容易等来了晋鄙的车队,拦住了前车的车右箫间先生。

箫间先生听了郑安平的叙述,哈哈笑起来,扶起郑安平道:“公子勿忧。大夫已为公子报功,封赏旦夕便至。微贱倒要与公子讨喜!”

郑安平惊问道:“此言当真!”

箫间先生道:“微贱亲书,焉得有虚!公子但归,静候佳音!”

郑安平退到一旁,箫间继续向前几步,高声道:“臣大夫晋鄙,引军拒秦。战事已毕,尽散其军,归国待罪!”

西门戍卫的武卒听到后,立即高声向内通报:“晋鄙大夫归国!~”一声声直传入内。大梁门内一声鼓响,一列列朝服整齐的大夫序贯而出,列队两边,最后有三人直走到最前列。这时,西门楼上一声鼓响,车队除除开动。郑安平赶紧闪到一旁,看着这支车队从身前滚滚而过。进了城门,就堵在城门中停下,里面的动静再也看不清了。就站在城门口的郑安平只能从车上武卒们交头接耳的悄声交谈中,大致知道可能是信陵君等人专程迎接晋鄙归来。良久,大梁门上鼓声再起,堵在城门口的车队渐渐散去;大梁门外的大臣们也跟着进了宫。

得知自己并未被忘怀,还被封赏,郑安平的心情高兴得飞上了天,和刚才的失落恰成对比。和戍守西门的武卒辞别后,一路小跑着回了驿站。打开门,跑进厨下煮了好大一碗粥,洗了菜蔬,拌了酱,就着盐梅,美美地吃了一顿。再把周围巡察一番,给灯添好油,心满意足地回到后宅去睡了。

第二天,回家的驿卒都回来了,相互传递着各自乡里的消息。郑安平一脸神秘地对他们道:“昨日吾往城中请关粮秣,汝道如何?”

众人皆关心起来,道:“如何?”

郑安平道:“西门卫言,梁西驿虎符见在信陵君处,不得于西门关领!”

这一下众人急了,皆道:“如之奈何?”

郑安平道:“适遇晋大夫归国,吾拦车鸣冤!汝道怎地?大夫已将吾等报功!封赏旦夕即至!”

众人一下欢呼起来,便问有何封赏。郑安平道:“拦车鸣冤,何敢多问?大棍打断腿!”

众人哄笑起来,都言这次受伤没有白受。不过小四道:“若吾等皆晋一爵,当不复同驿矣,又当分离!”小四这一提醒,众人的心情又复低沉了一些。粟兄道:“未知麻三兄可得封赏?”

郑安平道:“还要速往邙山备墓穴。吾等旦夕分离,不可缓也。”

粟兄道:“封赏下后,倒有几日赴任,便趁那几日可也。这几日不可便离,封赏若至,无人奉迎,当问大不敬之罪!”众人皆称是。

犬兄便道:“吾家最远,往来不便。愿借宿驿舍!”

小四也道:“吾亦愿借宿驿舍!”

粟兄道:“吾道虽远,奈何妻儿倚门,是必归也。”

郑安平道:“如此,吾四人昼间齐聚,夜来犬兄与四兄巡守,吾二人归家。”

商议方毕,便闻门外喧闹之声。出门相望,远处尘烟滚滚。郑安平道:“是必武卒归也。且备水盏。”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四人赶紧行动起来。三人取了一布蒙在一只瓦罐上,便从沟中舀水,用布滤清。小四拿出十来只盏来,拉过一只案,把盏放在案上。武卒开过时,有口渴的便过来自行取水喝。四名驿卒轮着滤水、看守,路过的武卒不管有没有过来饮水,也都对他们欢呼致意。一万多武卒开过,几乎一整天,四名驿卒都在滤水中渡过。虽然劳累,但看到路过武卒的感谢,也觉得很值!

稍事休息,吃过晚饭,郑安平和粟兄各自回家,犬兄和小四留守。

只过了两天,西门卫来使通知,旦日日出,即往西门尉府大聚。四名驿卒知道,封赏就下来了!眼中憋不住的兴奋。

次日,梁西驿的驿卒集体前往西门。点军毕,四人由西门卫带着,来到西门尉府前。有资格过来的都是卒伯以上的军官,只有四名驿卒是白身。等人到齐了,尉府仪门大开,当先出来的竟是一名瘦弱的公子和一名矍铄的老者。见西门尉府开了仪门,众人就知今天必有大事。见仪门中走出两人,西门的人大多不识,只有梁西驿的驿卒认得,这就是梁尉公子和其家老尉僚。西门的人虽然多不认识二人,但见仪门大型,西门尉恭敬地跟在两人的后面,也知道这二人身份高贵,紧张地交换着眼色。

西门尉府的家臣们随后跟出,分立在仪门两侧。众官礼毕,西门尉府的家老上前,高声道:“吾西门有梁西驿勇士者,出阵御敌,功勋彪然,大梁尉府新擢其功,赐以重爵。乃命公子伯机,亲执其命,至门宣之!”

众军官一齐敬礼道:“喏!”

西门老复道:“梁西驿卒西阶受命!”

梁西四驿卒从队列中走出,来到西阶下,一字排开。梁尉公子双后当胸,下了台阶,立于东阶,面向四人。阶上,尉僚打开简牍,取出一片,道:“梁西驿卒麻氏叔、郑氏安平、粟氏伯、犬氏伯、卒季,随营征伐,得二城,皆晋爵二级,赐一金,宅三间。众其勉之!”

四人听到“其勉之”三字时,都俯首道:“喏!”

然后又取出一片,道:“梁西驿卒麻氏叔、郑氏安平、粟氏伯、犬氏伯、卒季,于阵忘身,迭克顽奸,皆晋爵一级,赐一金,宅三间。麻氏身殒,其丧荣哉!余众其勉之!”

四人再俯首道:“喏!”与会众人皆惊叹起来,这四人出阵一次,各无伤损,皆连晋三级!直接从白衣升到伙长了。

尉僚又取出第三片牍,道:“梁西驿卒郑氏安平,大义忘身,建大功勋,晋爵二级,赐二金,宅五间。郑氏其勉之!”

听到“郑氏安平”四字,众人方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郑安平就是梁西驿卒,自己的属下。早知这样,何不提前巴结!虽然早就猜到郑安平要一步登天,但临到头来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毕竟一下连升五级,跨过了卒伯,直接到了营司的位置,好多人努力一生,也不过如此,这心理落差也太大了!

郑安平响亮地回答了一声“喏”!

仪门内,一名家臣捧出一案,有帛一领,书其功勋及封赏,金四枚,递与西门尉。西门尉下阶,送到梁尉公子手里,梁尉公子奉于郑安平,郑安平深拜承接。

西门尉复上台阶,从家臣手中依次接过粟兄、犬兄和小四的封赏,形制相同,只不过金只有三枚。三人也都深拜承接。

四人都接过几案,都转过来,置案于地,伏拜,郑安平道:“臣等虽薄尽其力,不敢受此深勋,愿以辞!”

梁尉公子道:“不许!”

郑安平再辞。梁尉公子再不许。郑安平三辞,梁尉公子道:“既三辞,可各取一金以为表记,他如议!”几名家臣下来,用帛包了一块金递上,其余的都给收走了。四人把这一块用帛包好的金子放入怀中,再拜称谢而起。

梁尉公子也伏拜下去,再拜而起。

尉僚道:“礼成!”三人进入仪门,众家臣跟着进入,仪门关闭。

在仪门关闭的一瞬间,众人一下把四人围上,纷纷拱手作礼致贺!四人一一作答。少时府门开启,西门老出来,道:“各营卒依例而行,不得差池!梁西驿四人暂居梁西驿,别有任用。其家宅、田亩、薪资等项,依例而行!”

郑安平道:“梁西驿当关本月分例,请令而行!”

西门老道:“容报!”转向进门,不久出来,手里捻着一支节符,道:“贵驿可自行关取!”西门老见再无别事,与众人作礼而辞。众人围着四人,便要到酒肆尽醉。四人不敢得罪,有意接纳,遂让请年长的营司带着,直往大梁城边最豪华的酒肆而来。郑安平将自己的金子压在柜内,让将好酒好肉只顾上。一直吃到食时将尽,才将这十几个人安抚好,一块金子已经花光。一众人等心满意足,抚着肚子,各自回营。众人走了,那三人要找郑安平算钱,郑安平摆摆手,拒绝了。

四人持了节符,齐往集市而来。凭着手中的节符,采购了粮秣酱醋梅盐等项,按律挂记,统一结账。又佣了三乘车,把东西运到梁西驿,指挥着车夫把东西抬进库里。一通忙完,已到午后。

闲暇下来,四人坐于院中闲谈。三人道:“此阵,郑兄先失其戟,复于四金中只得一金,所得亦复不用,所失最大。”小四道:“开穴之耒,亦从中出,而失于秦手。亦所失也!”

于是众人借着小四提及麻三,讨论起麻三的葬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真不是仙二代百炼飞升录吞噬星空踏星我的1978小农庄魔临牧龙师天涯客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地球上线
相邻小说
最强异能整个修真界都想偷走我景年知几时碧甃沉游戏设计师:我是做游戏,不是做慈善极道蛊魔鬼噬渎神诸界大劫主[综]贤妻良母玩游戏玩成大佬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